Great⭐daze

【鸣佐】相爱十年(1)

Its Me:

我想写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最后写成了一个家庭伦理故事。为了浪漫只好分两节了,我努力在第二节把它给浪漫了。


除了鸣佐外,副CP卡带有。


一个宇智波家的go gay故事。


1.


鸣人在宇智波大宅的大门外嚷着要见佐助,并扬言要佐助和自己一起go gay,听到风声的宇智波斑气得在花园边上骂人,宇智波带土装出一派贤孙孝子的模样在一旁好言好语地宽慰老人。


 


给鸣人开门的是鼬,脸上表情依旧很镇定,邀请鸣人先进屋坐下,然后对着二楼叫了自家弟弟的名字,说佐助,朋友来了。鼬开口效果很好,不一会佐助就跻着拖鞋啪嗒啪嗒下了楼,但一看就是挺没劲头的模样,穿着雪白的T恤和到脚踝的九分裤,T恤正中央画着一只没睡醒的猫。


 


鼬不动声色地说去厨房泡茶,佐助坐在鸣人旁边的沙发上也不说话。鸣人尴尬得挠脑袋,鼓着腮帮子半晌“这个,那个…”支吾半天偷瞥一眼佐助的表情。佐助还是不说话,面无表情地翘着二郎腿,从左脚在上换到右脚在上。鸣人憋得两颊通红,把心一横就对佐助嚷嚷:佐助我们谈恋爱吧。


 


Go gay宣言惊天动地,也亏得宇智波家的帮佣没摔烂几个盘子。宇智波带土正哄着长辈往屋内走,突如其来的告白惊得他左眼皮一跳,暗叫不好。不出所料宇智波斑果然已带着冷笑大步上前,健步如飞令人深感长辈这帽子实在扣错了人。


 


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在宇智波家实在不是什么公理。宇智波斑军人出身,料理家族事务有如御下治军,一众小辈尚还年幼之时家中因冒犯严苛家法而被打断腿送去看骨科的大有人在。只是近年来斑年纪大了,小辈们翅膀也硬了,家中气氛不再那么紧张,一众宇智波也算其乐融融。


 


只是go gay这样的事,到底踩到了宇智波斑的雷区。瞧着斑的骇人气势,佐助站起身向前走了一步,一手将鸣人挡在身后。带土见状颇为忧郁地玩了一会打火机,琢磨着照这情景发展下去自己和卡卡西的事恐怕难逃被鞭尸的厄运。赶紧以二手烟危害他人为由摸了一包烟安静跑路,还极有战略思想的选择了一个远离客厅中心但能欢快看戏的好地方。啧,他45度仰望了一会天花板,喷云吐雾间模仿着自己男友露出了一个标准的死鱼眼,想象了一下斑接下来会说的话。


 


先是把声音放下来,压沉,带上教科书般的轻蔑与嘲笑:哪来的野小子。


 


然后加上威胁与若有若无的恐吓:宇智波不是你想攀就攀得起。


 


鼬沏好茶从端厨房出来,见到自家宝贝弟弟同长辈针尖对麦芒。


 


他叫漩涡鸣人。佐助一手将鸣人挡在身后,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漠严肃,只是秀气的下巴微微上扬,“我喜欢鸣人,”陈述得简洁明了,“鸣人也……”好像带了一丝不确定与犹豫,鸣人抢着补上,“我也喜欢佐助的说!”说罢附送一个咧到耳根的闪亮微笑,一把搂住佐助的脖子,“我说爷爷,你就成全我们吧。”还没说完就吃了佐助一个手肘子。


 


白痴,放开我。


 


不要嘛佐助。


 


你想气死斑?


 


两人相识多年,眉来眼去一番已完成脑波交流。斑面色愈沉,鼬望着弟弟张了张口,食指动了两下终是没说出话。只有一旁看戏的带土乐得不行,心想我这小侄儿果然有种,不枉费叔叔疼你这么多年。他抽完一根烟,把烟蒂摁在台子上的烟灰缸里转了转,良心发现地摆出一副正经脸便去给佐助和他家小情人助阵。


 


斑很生气,张嘴想来个除你宇智波籍,看着一旁的带土蔫坏蔫坏地走过来,更是怒从心来,劈头盖脸:不许说话,给我滚去门廊跪着。年纪轻轻不想着找个女人结婚生孩子尽想着搞gay,都是你这叔叔给他们树的好榜样!


 


带土想说我冤枉啊,但瞧着斑气极的模样愣是不敢开口。在小辈面前被罚跪丢分事小,这老爷子也是上岁数的人了,要是有个……正想着便有个从不瞧好歹的人义愤填膺地开口:爷爷你也太狭隘了吧我说,搞gay怎么了,gay也是有真爱的!我和佐助互相喜欢十年了,下个十年也不会变的我说,这辈子都不会变的我说!如果爷爷一定要拆散我们,佐助这辈子都找不到比我更喜欢他的人,佐助这辈子都……唔唔唔……


 


他被忍无可忍的宇智波佐助捂了嘴。告白一句比一句刺激,平日素来雪面冰皮的人也肉眼可见地红了脸。斑与带土还处在十年十年十年…的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一旁的鼬已楞在原地被女佣们关切地围了一个圆:鼬桑请振作一点!


 


漩涡鸣人还真是个爆料从来不打报告的人。小侄儿年方24,十年前也就是个14岁的中学生…宇智波带土一脸啧啧啧,重新收拾好表情的斑也拧起眉毛:真爱?真爱有什么用?真爱能创造GDP?真爱能发电?真爱能生孩子?说到生孩子就更气了,恨不得给姓宇智波的基佬一人一耳刮子。一个个不争气,不成体统,斑咬牙切齿,好好的名门望族宇智波,迟早绝后。


 


越想越气,抄起一个花瓶就往带土站的方向砸。带土风骚走位,轻松一躲堪堪避过袭击。上好的钧瓷哗啦碎了满地,一地的陶瓷渣子看得人触目惊心。鸣人这才有些怵了,一手攥紧佐助的袖子,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挺了挺胸要把佐助往身后护。


 


那个…爷爷啊…毕竟不像这群宇智波从小见惯大风大浪,看着那一地渣子声音难免抖抖:我,我记得佐助的研究生导师大蛇丸好像是研究同性生殖这一块的啊,如果您只是想抱重孙的话,那我和佐助,努力努力,努力努力…哈哈…


 


你给我闭嘴!佐助终于绷不住了,一个枕头当脸捂下去,企图在众长辈面前谋杀go gay对象。斑面色阴沉地看了半天,心想这玩的什么呢明撕暗秀,最后在“佐助我错了”,“真的要死人啦”的含混叫声中阴着脸扭头就走。带土见状趁机追去吹风:年轻人的事就让他们去吧,天要下雨助要嫁人,我们是拦不住的。


 


斑冷笑:你贤二有什么资格说话,当年卡卡西和你那点破账我还没算清,要再算算?


 


带土脸色一变:老东西,你又想耍什么阴谋诡计。


 


斑乐了:哟,不装了?你说你这样有意思没?我也不知道你看上三流小明星哪点,要脸没脸,要情商没情商,有事没事带个面罩,真烦!才来家那次连话都说不利索吧?我看还不如佐二这个。


 


谁三流小明星!说谁三流小明星!带土炸了,化身喷火龙,瞧着斑冷嘲热讽的眼神才回过劲:啧,老不死的,想激我,没门!他想了想,转变策略:成天推锅给我们小一辈,您老人家当年要是有个一儿半女,宇智波会到这个地步吗?见斑不说话,继续挖苦:您看看人家佐二,芳华正茂的好年纪,为了家族复兴大业就必须出卖爱情,您于心何忍啊?


 


宇智波带土,你真以为我弄不死那个叫卡卡西的?


 


您说说您,聊家常就聊家常,怎么总扯到死不死。


 


你再多说一句,我多弄死他一回。


 


连基本的科学逻辑都没了,带土心想还是别再招惹斑这老东西。于是一秒恢复孝子贤孙模式:好了好了,您老也别气了。佐二算是没指望了,这不他还有个哥哥吗。鼬这孩子从小就乖,靠谱,家族复兴的大业恐怕还得他来扛。


 


鼬……宇智波鼬。


 


带土与斑两人同时将目光投向了还被女仆们围在中间的宇智波鼬,这情形看起来,很异性恋,很健康,只是……斑的眼神有些复杂。


 


鼬这孩子,从小一头乌黑顺滑的黑发,站在一群黑长炸的宇智波中间怎样都显得与众不同。便是这个原因,斑自他幼时便存有一些心结,加之鼬不爱武装爱红妆,其他宇智波对军工商业感兴趣,鼬却偏偏喜欢哲学历史。这非典型的宇智波令斑百思不得其解,但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怕是已经没了选择的余地,若是能让宇智波的故事能流传下去,就算黑长炸的传说消失于江湖中又怎么样呢。


 


斑叹了口气走过去拍了拍还沉浸在“互相喜欢十年”中没有上线的鼬,语重心长:鼬,咱们宇智波可就指着你了。


 


大侄子,指着你了。带土紧随其后。


 


哥,指着你了。和鸣人在沙发上摸头摸小手旁若无人不忍直视的佐助翻身抬头,双眼亮晶晶地紧随其后。


 


鼬哥,指着你了。和佐助在沙发上搂肩搂胳膊伤风败俗不亦乐乎的鸣人撑住沙发抬头,笑嘻嘻地紧随其后。


 


啪。鼬上线了一秒,张望了一下四周。


 


啊,我还是下线吧。

月が綺麗ですね:

因为是图片模式才能看清原图,请大家点开的时候忍耐一下。

图上日期皆为倒叙,蓝叶在最后那张图上~

初衷是看看LFT上多少叶蓝叶的文就……后来发现给自己做个汇总也很好啊。反正咱一季度一更新,下次一定0701准时 这次对不住了TUT

  • 数据截止至2014年3月注意

  • 数据截止至2014年3月注意

  • 数据截止至2014年3月注意

叶蓝(917)蓝叶(14)其他(33)

扣除叶蓝和蓝叶的重叠部分,则截止20140331共有叶蓝叶TAG下958篇篇目

(已经扣除非常时期的一些作者自主规约,加之有些作者有进行过整理,故与魂GN之前的整理有出处 http://-glory-tag-.lofter.com/post/2b4bfd_b5fec0 该数据更新域20140101。最后整理完有对比过,应该是没有疏漏了!


之所以按月份來是为了顺便看看平均的涨幅情況,点开一個BO之後,我會直接去归档頁查看TAG,再逐一進行统计。关于统计內容:

本宣×

圖× (這個实在是对不起 因为我不知道該怎麼整理_(:з」∠)_

脑洞、140小段子之類,总之不成文的×

一點說明?

短篇一发完結的我就不标明章节数了;除此之外未标END的都是连载中,這個我也不高兴一一标明了;長篇統一算在发布第一章的月份內,若是超出三個月未更我会在备注里说明。三个月后完结的长篇会在日志中列出w

因为复制文名的時候會复制上链接,所以我也沒有标作者名而是选择了BO、这样就算改了ID仍可以链接進去(所以我上传了表格文件,方便点击。主要是我担心LFT的字数限制 所以沒有选择直接發表日誌。如果嫌下载麻烦,那也可以点开大图看了文名之后谷歌一下感兴趣的篇目~

有些文在连载中可能只有一個章节會提到一些叶蓝叶,但是出於作者的TAG 我另外附在了一张表格里做出统计

备注里未提到文章背景的就都是原著向,基本上只要作者标明內容 我都會复制进备注的,偶尔加上自己的备注 方便查看


度盘走  密码: fdyw

啊对了,因为不知道大家的版本如何……我自己就没升2013版,反正我表格保存的是97-03版,应该都能打开的OvO


题外话,我本来想去公馆备个案的,但是后来想想MS投哪个版都不合适,而且我去年注册之后就很少上,估计权限也不够,还是算了……

希望不要转出LFT吧,毕竟我也没有一个个单敲作者同意,只要有不OK的立马删除 以上w

再也不用看到那句虐DIE的系统繁忙,请稍后再试啦QAQ

【叶蓝】叶蓝的入坑姿势

青团子酱:

写给已入坑及未入坑的小伙伴们


作为一个新新的叶蓝粉,把lof、晋江、微博都扫过一遍啦,给大家安利正确的叶蓝入坑姿势


花了点时间做超链接,以下全部都可以直接点开,祝阅读愉快ヽ(✿゚▽゚)ノ


1.全职高手原著  by蝴蝶蓝


2.lof叶蓝原文整理及分析


1)蓝河性格及叶蓝可行性分析报告


这个原lo主似乎加密了?所以地址是我的转发,大家应该能看到。


超级超级详细的分析,心服口服


2)论文整理——叶蓝


一样详细的分析,性格、互动、心理等等角度很有趣,有部分脑补,很欢乐哈哈


3)原作里蓝河的小细节


画面感超强!被小细节萌到吐血~


3.全职高手动画


腾讯


B站


4.B站全职高手动画【叶蓝】相关视频


1)【全职高手】狐狸精 ,后有燃向


该来的总会来哈哈哈,叶蓝叶月向


动画出现后最为神速的剪辑,虫爹也转发啦,口型毫无违和感,后有叶修个人燃向,强推


2)【全职高手】【叶蓝】 一笑倾城


一样神速的up主,歌特别温柔阳光,感觉两人超级好看!超级配!


两人的对话也很可爱!


3)【全职高手】用《小冤家》的方式打开叶蓝


一样是两集产粮的up主,第一次觉得小冤家这么配,不是冤家不聚头,这两人真是可爱到爆炸啊~


这部分未完待续……


4.B站全职高手叶蓝手书


B站有超多叶蓝手书!超好看!要剧情有剧情,要画面有画面!甚至专门为了手书写了歌!


大家不容错过!


但是务必注意蓝河人设与动画不太一样~


1)【全职高手&叶蓝手书】世界第一初恋


国歌起立!甜到爆炸!高中设定,酸酸甜甜就是青春啊


2)【全职高手】叶修叶修快走开【叶蓝手书】


画风真的超级超级可爱!想亲蓝河啊啊啊~


3)【全职高手】【手书】驻地姑娘【叶蓝】


画风超级魔性,歌也超级魔性,改编的歌词一百分!!


4)【全职高手】无名故事【叶蓝/手书MAD】


虐心注意!一开始特别虐,永远不知道你的名字什么的,但是最后一句“故事才刚刚开始”就甜回来啦!相信我!叶蓝不会虐~


5)【全职】【叶蓝】第三年的见异思迁


每对cp都有的歌,歌词改的超级好!十分符合叶蓝!特别有趣!


6)【全职手书】(叶蓝)全职第一高手被粘着系男子纠缠十五年


看着歌就有不好的预感?真·治愈向


7)【全职/叶蓝】蓝河性格及叶蓝可行性分析报告


很多人推荐的手书,不知道为什么B站的不见了,找了个代替的网址


叶蓝手书真的超多!质量也很不错!篇幅原因我就不一一推荐了,大家自己打开B站搜索宝藏吧


5.lof叶蓝文推荐


1)你一生的模样 by 夏了夏天


2)不周山  by  狂风骤歇


3)此间与彼方  by  唐十三


      没有找到lof地址,sad


4)[叶蓝]跟着节奏一二三  by    代发


5)水火相容 by  默契|努力耕耘山海奇谈ing


6)关底boss by  铃铛铛铛铛


7)逆流而上  by  默契|努力耕耘山海奇谈ing


8)叶蓝双花ABO段子 by  专门写ABO的地方


9)宇宙星光  by  远暮重山


10)我回来了  by ParthenonTemple


11)哨塔  by  


12)假日  by  湛上秋


全凭个人口味推荐哈


叶蓝好文很多,我看的远远不够啦,推荐肯定也不全,还想要看推荐的,请继续往下看


6.叶蓝扫文相关文章


1)叶蓝推文listVER.1


2)叶蓝扫文记录(第一部分)4.25


    叶蓝扫文记录(第二部分)5.4


    叶蓝扫文记录(第三部分)5.10


    叶蓝扫文记录(第四部分)5.27


    叶蓝扫文记录(第五部分)6.6


   叶蓝扫文记录(第六部分)7.19


3)叶蓝 Index - 上


     叶蓝 index -下


     叶蓝 index - 特典


4)葉藍糧食庫


7.晋江叶蓝文推荐


很多文在lof和晋江都有,我在晋江上看的文不多。做一个单独栏目是希望大家看文的时候不要忘了晋江,它搜索和看文比lof方便多啦,虽然叶蓝文肯定没有lof多


1)爱斛  by  皇飞雪


2)投食记  by 茶深


3)半缘 by 皇飞雪


4)不疚  by  刘季抛


8.推荐关注的文手与画手


1)文手


葉藍糧食庫


2)画手


叶蓝画手整理ww


9.推荐关注的叶蓝相关账号


1)叶蓝整理


叶蓝文整理号


2)叶蓝安利机-w-


文图视频推荐


3)君莫笑蓝桥春雪多绝色


每天的叶蓝tag整理,这是我见过的毅力最强的姑娘


4)叶蓝图书馆


整理了A-Z所有叶蓝文及其作者,佩服的五体投地


5)君铃


叶蓝同人作品推荐


10.同人曲推荐


【叶蓝】同人歌搜集&推荐(不定期更新)


什么?还不满足?


那我只能放大招了


点开这个地址,你会发现新天地


嘿,朋友,叶蓝这么萌,不来一发安利么!

为何总觉得怎么脑都觉得宗逆无法he呢(哭)大概是原作逆藏已经盖章真爱而宗方对他只是朋友,如果同人里脑宗方对逆藏有朋友以上感情就会觉得这个宗方ooc……难道逆藏只能注定苦逼单恋了吗😭
但一个人爱恋着痛苦着的逆藏有辣.么.美.味!

好想看逆藏被整容成宗方的路人酱酿的mob本啊

贡品 04

奇奇:

04


贡品入住领主卧室数日未出引得罗杰斯府邸上下流言四起。即便是皇室出身也仍旧不过一介贡品,有什么资格把领主的卧室当成自己的寝室。


厨房里的帮佣,照顾主人起居的仆从,甚至马厩里的马夫都感觉到府中的异样。日常作息如太阳轨迹一般固定的罗杰斯领主竟然闭门不出,其间几次摇铃只是吩咐仆从送些水果和食物。房间里那浓郁的交媾气息让递送餐盘的女孩红着脸跑出去老远。


三日后,罗杰斯领主神清气爽的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手中攥着传言中的皇族贡品,脸上带着从未有过的明朗微笑向众人吩咐,“他是皇子。在布勒斯是。在这里也是。按皇子的礼遇招待他。”


安排给巴基的贴身侍女莉莉安私下偷偷向管家萨姆抱怨,“贡品又不是客友。如果按客友礼节招待,那他怎么也不该住在领主卧室呀。”


萨姆把食指压在嘴唇上做出噤声的样子,“不要妄议领主私事。”


“你做的是不是有点过,小史蒂夫?”巴基一边帮史蒂夫宽衣一边随口说道。
“哪一点?”
“就算我顶着冒牌皇子的身份,毕竟已经被献为贡品,你知道贡品是什么。说好听点是王上的妾妃,难听点就是玩物。”巴基低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你这么做太招摇了。你的家仆每个人都低眉垂眼的叫我殿下,心里还不知道怎么想我。”
“狐狸精。”史蒂夫一字一顿的说,似乎这三个字眼十分有趣。
“什么!?”
“我无意中听一个小姑娘说的。”
“上帝~”巴基停下手中的动作捂住了脸。太好了,他清清白白一个发过三愿的黑袍修士不过几天功夫就成了传说中魅惑主上的狐狸精。
“我不在意。”史蒂夫拱了拱巴基的脸。
“我在意。”巴基没好气的躺下,史蒂夫的手跟着摸索过来,巴基一面任他为所欲为一面慨叹自己的形象,对史蒂夫的热情回应的有些敷衍。
“腿张开点。”史蒂夫不满道,巴基顺从的把腿向两边分得更开。
史蒂夫蓄势待发的顶住入口,“巴克,我进去了。”话音刚落,便一捅到底。巴基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这个混小子。
第二天前来整理床铺的换了年纪较大的仆役,面容肃然,将凌乱的被褥毫无芥蒂的卷进木桶重新铺上干净暖和的新被褥,巴基敬佩的看着她们不自觉得羞红了脸。


时间一天天过去,罗杰斯领主对布勒斯皇子的宠爱丝毫未减,不但亲奉餐具,连阅读公文也要将那皇子抱在膝头,府上的仆役慢慢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再加上巴基天性宽厚,待人和气,府里的一些仆役已然将他当成领主夫人看待。凡是涉及罗杰斯领主个人的用品,他们私下里都会询问他的意见,哪怕最后的成品不是那么令领主满意只要说这是皇子的主意,领主便立即改口称好。


风和日丽的一天,巴基想外出走走却见他的贴身侍女急匆匆的跑来向他通报,领主的朋友莎伦小姐来访。


“她是内务大臣卡特女爵的妹妹。”莉莉安小心选择着措辞,“卡特女爵是领主的朋友,莎伦小姐每次去王都看望女爵都会顺道来看望领主。”


“每次?”巴基扬起一根眉毛。还真是不辞辛苦的顺道。


“是的,殿下。”


“知道了,请她在花厅等侯。”他打开橱柜,拂过一排排挂好的衣物,上战场必须选最顺手的兵器。


“有失远迎,莎伦小姐,抱歉史蒂夫有事出去了,”巴基吩咐仆人端上茶水和点心,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请稍事休息,他很快就会回来。”


莎伦打量着对面这个俨然把罗杰斯府邸当成自家地盘的人,传言不虚,布勒斯皇子眉眼精致,漂亮的惊人,可那又如何,她露出大家闺秀的得体笑容,“没关系。不着急。”她有的是时间。


两人不咸不淡的寒暄了一阵。各自面上撑着假惺惺的笑容心里小算盘打的飞快。


“莎伦小姐是卡特女爵的妹妹?”巴基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没错。”


“卡特女爵才貌双全让人敬佩。”巴基笑着抿了一口茶水,“我想去王都拜访她,可惜史蒂夫哪里也不准我去。”


“是啊,姐姐巾帼不让须眉是我的榜样,不过说起王都,真是可惜,殿下差点就成了王上的妾妃,”莎伦轻笑了一声,“也不知道史蒂夫怎么想的,让你现在这么妻不妻妾不妾的落人话柄。”


杀招在这。巴基暗暗咬牙。


“噢,抱歉,”莎伦强自压下那份胜利的得意劲,“触到你伤心地了。”


“不必介怀,莎伦小姐,”巴基眼里泛着水光,一脸心碎的表情,沉默了好一会儿哽咽道,“他心里有人,我想作为他的朋友,你想必比我清楚。”说完,他小声抽泣了一下。眼周泛起一圈暧昧的桃色。


莎伦楞了一下,是啊,她内心苦笑道,刚刚那一点胜利的喜悦被冲的一干二净,史蒂夫心里有人,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么多年,无论他去哪里,那个香囊从不离身,她在等,等他忘记那个人,或者就算他一直想着那个虚无缥缈的幻象愿意接受她也是好的,可他偏不,固执的像头拉不回来的蛮牛,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的满天下找,前几年碰上一个据说灵验到神都畏惧的占卜师告诉他那个人尚在人间更坚定了他要找到那个人的决心。
是啊,她怎么会忘记这个。有那个人在,史蒂夫再迷恋这个布勒斯小皇子也不会和他结婚。


同是天涯伤心人。


“抱歉。”她低声道。


这一次巴基从莎伦的语气中听出了真诚的歉意。可真把这姑娘惹惆怅了巴基那柔软的小心脏又有些受不了。毕竟,这姑娘只是爱史蒂夫。


“嘿,你们在聊什么?”史蒂夫带着一身阳光的气息走进花厅。一边把佩剑,外套递给随从,一边走到巴基身边俯下身快速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好久不见,莎伦妹妹,最近还好吗?”


莎伦呆呆的看着眼前那一幕,心尖被狠狠刺了一下,这不可能是她认识的史蒂夫罗杰斯,那个稳重,深沉,只偶尔嘴角噙着一丝微笑的史蒂夫不可能跳脱的像个十几岁的少年,更不可能当着别人的面这么随意的和另一个人亲吻。史蒂夫亲那个皇子自然的像吃饭喝水呼吸空气。


“我….挺好的。”她得不到的,他得到了。


“那就好,帮我向佩姬问好。”史蒂夫只看了她一眼便转头去看巴基,留意到巴基红红的眼圈,他顿时紧张起来,双手扶住巴基的肩膀,“怎么了,巴…宝贝。谁欺负你了?”上帝,为了不在外人面前露馅他只能硬生生的改口。不是说宝贝不够动听而是他喜欢叫巴基的名字。


宝贝?这称呼把莎伦吓了一跳。曾几何时史蒂夫罗杰斯也会这般哄人了。


“莎伦,你们在聊什么?巴基为什么会哭?”史蒂夫眉间的褶皱纠成川字,语气倍含责备。


“我…”莎伦一时语塞。


“我们只是闲聊,没什么,史蒂夫。”巴基吸了吸鼻子,挤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


莎伦不敢直视史蒂夫此刻投来的视线,尽管眼前人不是史蒂夫心中的那一个,方才史蒂夫那一番举动也足以显示那人在史蒂夫心中的地位。她苦心经营的和史蒂夫之间的那点联系怕是被那贡品的几滴眼泪冲的尸骨无存了。


史蒂夫深吸了三口气,忍住没有发作,“来人,给莎伦小姐准备房间,你今天赶路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巴基被史蒂夫搂在怀里勒得动弹不得,这小子力气怎么这么大。


莎伦走后,史蒂夫柔声问道,“到底怎么了?”


“真没什么,我逗你们玩呢。”巴基才不想告诉甜蜜的呆头鹅史蒂夫莎伦暗恋他。史蒂夫不知情,他百分百肯定。
巴基自认不是吝啬之人。但是想要史蒂夫,很抱歉,即使挥着刀剑明抢他也不会拱手相让。


“领主,”一个不过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怯生生的在前厅叫住史蒂夫,“我想我知道殿下为什么伤心。”
这女孩是帮佣的孩子,罗杰斯为使府中仆役免受分离之苦,只要他们自己愿意,他允许仆役们带着家属住在这里。小姑娘正是好奇的年纪,喜欢在府里乱溜达,除了领主的书房和卧室禁止入内外,其他地方管家萨姆多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说说看。”史蒂夫驻足道,声音尽可能轻柔,避免吓到这孩子。
“是莎伦小姐,莎伦小姐她…”女孩有些紧张,吞吞吐吐的搓着手,“她说殿下妻不妻妾不妾的遭人耻笑。”
“你确定?”史蒂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轻慢的话居然出自莎伦之口。
“我…”那女孩重重点了点头,“我确定。”



“明天我们就结婚。”史蒂夫沉着脸,语气严肃的可怕。
“你在胡说什么?”
“明天、我们、结婚。”
“你跟谁结婚?布勒斯皇子还是巴基?”
“随便,只要是你,改名叫驴粪蛋我也不介意。”
“上帝…”巴基捂住脸,“我以为之前我们就这个问题达成一致了。”
“那是之前,我无法忍受有人当着你的面用你的身份刺激你还惹你哭。”
“什么?”巴基嘴眼张大,“谁告诉你我是因为这种无聊事哭的。”
“那不重要。你告诉我莎伦是不是说了那些不得体的话?”
“她是大家闺秀,受过贵族教育,对我有点意见也没什么。”
“你都哭了。”
“说了不是因为这个哭。”
“那为什么哭?”
上帝,巴基悔不当初,他要知道几滴眼泪会招来这么大麻烦宁愿被莎伦多奚落几句。万般无奈之下他解开腰带,露出白皙如牛奶的皮肤,“小蜜糖,你要么继续问我这个无聊的问题,要么过来操我,提示,如果你继续提问,我今晚就去睡书房。”


二个时辰后,巴基慵懒的把脸埋在史蒂夫身上,史蒂夫动了动胳膊,舒适的抱着他,轻轻在他耳边再次问道,“你什么时候嫁给我?”
巴基装作没听见把脑袋扎进了枕头下面。

城里有家小酒馆(完整歌词+最早翻唱链接)

坠舟:

在wiki上找到的最完整的歌词,最有名的是Rudy Vallée的翻唱,歌曲后半段主唱和乐队笑成了一团,特别可爱,也是歌词最完整的一版


歌曲链接点我


(以下粗略翻译了下全部歌词,没唱出来的才是最.....心碎的段落)


There is a tavern in the town, in the town


城里有家小酒馆


And there my true love sits him down, sits him down,


我的挚爱就坐在那里


And drinks his wine as merry as can be,


喝着葡萄酒,开心至极


And never, never thinks of me.


并且永远,永远不会想起我




Chorus: 


Fare thee well, for I must leave thee,


再见,我必须离开你


Do not let this parting grieve thee,


请别为这离别而感伤


And remember that the best of friends


牢记牢记,最好的朋友


Must part, must part.


注定分离




Adieu, adieu kind friends, adieu, yes, adieu,


永别,永别啦我亲爱的朋友,是的,再也不见


I can no longer stay with you, stay with you,


我再不能陪伴你啦


I'll hang my harp on the weeping willow tree,


我会把竖琴悬挂柳树枝头


And may the world go well with thee.


也许这样世界就会善待你




He left me for a damsel dark, damsel dark,


他离开了我,为了一个黑发少女


Each Friday night they used to spark, used to spark,


他们曾在每个周五晚,放烟花


And now my love who once was true to me


曾经对我真诚如斯的挚爱膝头


Takes this dark damsel on his knee.


坐着一个黑发少女




And now I see him nevermore, nevermore;


我再也见不到他,再也见不到


He never knocks upon my door, on my door;


他永不再叩响我的门,我的门


Oh, woe is me; he pinned a little note,


噢,悲哀如我,他留下张小纸条


And these were all the words he wrote:


这些就是他写下的所有:




Oh, dig my grave both wide and deep, wide and deep;


噢,挖好我空旷幽深的坟墓


Put tombstones at my head and feet, head and feet


把石碑立于足顶


And on my breast you may carve a turtle dove,


最好在胸口雕一只鸽子


To signify I died of love.


证明我的死亡,终结于爱




微博地址:


http://m.weibo.cn/5271245180/3986815104948324?uicode=10000002&moduleID=feed&featurecode=10000001&mid=3986815104948324&luicode=10000001&_status_id=3986815104948324&rid=0_0_1_2598686979191073750&fromlog=100015271245180&lfid=100015271245180




B站DICK GRAYSON视频整理

茉子儿:

 微博什么的我是真的不会用啊orz然而一没肉二没什么为什么lofter要吞的(泪流满面.jpg)而且更冷漠的是微博不能修改文章于是我每一次都要删掉重发(再见.jpg


目录如下,完整版走微博→http://weibo.com/p/1001603984800150083967


1,少年正义联盟 大合集【翻译组:SLOMO


2,少年泰坦 【翻译:s01-s03有个仁;s04-s05凡夜】


3,蝙蝠侠传奇(第四季以后 【翻译组:Firebird


4,蝙蝠侠音乐剧Holy Musical B@man


5,蝙蝠侠1966版本 


6,机器鸡 【翻译组:SLOMO


7,蝙蝠侠92版本 


8,GoRobins 


9,蝙蝠侠之子 【翻译:SLOMO


10,正义联盟:亚特兰蒂斯王座 (2p)


11,美国正义联盟:时间困境 


12,Batman Unlimited


13,正义·动物·联盟  【无字幕】


14,超级朋友第一季 


15,超人v蝙蝠侠非官方历险 


16,夜翼-电视剧(饭制)  


17,罗宾饭制短片/夜翼/红头罩 cp向预警!】


18,正义联盟大战少年泰坦 A站)


19,蝙蝠侠大战罗宾 


20,蝙蝠侠:血脉恩仇 a站)


21,蝙蝠侠:冰点危机


22,小小蝙蝠侠神奇大冒险


23,张敬轩《罗宾》


24,1997年 蝙蝠侠与罗宾





[玄桂]下棋

偶然撒糖:


  韦小宝忐忑的眯着眼睛,呼吸也慢了几分。


  建宁左手托着半边脸,闷着头点啊点,终于右手所执的“卒”掉了下去,她也趴在棋盘上。他一瞧,高高兴兴的站了起来,把棋盘一推,拿起帽儿道:“小贱人老实睡罢,你爷爷我不陪你玩啦。”


  耗了这许久夜已深沉。他转身出了宁寿宫便要回尚膳监。才走了一段路,温有方小碎步的跑过来焦灼唤道:“桂公公,皇上都找了您好几遍啦,快跟奴才去乾清宫!”


  找了他去做什么?难不成这时候还能活动拳脚不成?


  韦小宝愣了愣,唇角上翘露出自然的笑脸来:“皇上是要找我打架么。”


  温有方呆了呆,张手扯他胳膊:“这个奴才可不知道,你快来!”


  到了乾清宫,却是把他引入了东暖阁。


  康熙正坐在灯下摆棋,听到身畔传来熟悉的呼吸声,转头一瞧,便笑道:“你来啦。”


  他这一瞥眸光明媚,鲜艳至极。韦小宝怔了怔,有些不好意思抓起了头发:“皇上,您该不会也是来找奴才下棋的吧?”


  “怎么,陪建宁就使得,到我这儿就不愿意了?”康熙微微的抿唇,双眸起了一层水汽。偏偏盯着他不放。


  韦小宝突然觉得要被溺死了,心头一慌:“没有没有。只是公主冤枉奴才,总是说奴才放水故意让她,还打了奴才板子呢。”


  康熙闻言顿时拧住了眉尖,往他腰后一扫。


  韦小宝忙道:“行刑的人是多隆大哥的朋友,奴才没真的吃亏。”


  哦。康熙于是拍他一掌,吩咐过来看看这局新棋如何。


  韦小宝一瞧黑白两子,心下稍定:“这个奴才知道,只不过,皇上为什么不跟奴才下象棋。”


  康熙含嗔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韦小宝却立刻明白过来:“是是是,象棋有什么意思,还是这围棋好。”


  康熙这才缓了口气:“你会下吗。”


  围棋看起来简单,却是步步为营,半点错不得的。


  如何下法,韦小宝在丽春院时也见过,自然知道,只是当着康熙的面却是不敢卖弄,便点头笑道:“奴才不太懂,还请皇上指点。”


  旧棋须得清空。康熙动手,韦小宝便去他对面帮忙撤了个干净。


  此后分黑白落座,康熙执了白子,先笑道:“看好了。”


  他悠闲的说着布棋的规矩。


  那象牙色水葱般的指尖在韦小宝眼前晃动,韦小宝只觉呼吸一紧,就再也看不了别的了。


  他抿了抿唇,目光变得热切而焦灼,紧紧相随。


  口中嗯呜几声,就当是应了康熙的教诲。


  至于表情怎么古怪,却是顾不得了。


  康熙此刻歪头一瞧,停了下来:“你……饿了?”韦小宝这咬唇又咽口水,咬牙切齿急不可待的样子,怎么看也都像是饿得狠了。


  他叹气,拿起桌边的桂花糕,开了盒儿给他。心想建宁也真是胡闹,宁寿宫那么大,连口点心都舍不得。


  韦小宝突然惊醒,莫名其妙,待想明白,双膝一弯,跪下来唇角上翘:“小玄子鸟生鱼汤,盖世无双,建宁公主算得了什么,我眼里只有小玄子。”


  他想说康熙比建宁白得多也漂亮得多,只这双手也把他眼睛占得满满的。可若真的实话实说,怕是康熙定要翻脸罚他板子,只好嘿嘿笑了几声,在心里美一美。


  康熙早习惯他这般口舌,扫他一眼,也有些喜悦:“罢了,你起来吧,教刚才的说法落子与我瞧瞧。可仔细些,若是故意乱来输了我,朕定要狠狠罚你。”


  这可不妙了。


  刚才的话韦小宝可是一句也没有听进去。眼见康熙快要变了脸色,他也只好抓起一把黑棋,往棋盘上看去。


  倒不是正常的布局,只是摆了不同形状的白子引他来围。


  原也不为输赢,只看他懂了没有。


  康熙盯着看了一会儿,见他不敢动手,便侧过了脸去,听着落子清脆迭迭也十分满意,


  转回头却是愣住了。


  这是什么?


  不仅白子的位置有了变动,那黑子竟也不是样子。


  看着滑稽可笑。


  康熙眯起眼睛,却是瞧清楚了,他的白子接连成片,居然成了蜜蜂,那黑子却围成了花儿,与它靠在一处。


  韦小宝不过动了几下手指,就有这样的心思。


  他冷笑,脸上一片薄怒,朝着他狠瞪了过去。


  小宝这时偏笑着连连点头:“皇上天纵英才,下棋自然不同凡响。只是凡事讲究随机应变,奴才瞧着那白子像是蜜蜂,想着只有这般才能困住它,便自作主张。蜜蜂采蜜自然离不开花儿,奴才这可算是赢了?”


  康熙盯着他,只感到一片热浪在眼中升腾,化作了火苗。既是如此,他便也不再多说,只哼了一声:“滚起来吧。”


  呵呵,采蜜!他会让他知道刚才说错了什么!


  韦小宝突然感到面上一烫,心觉要糟,起身便要往外走,却听得耳边冷喝又传来:“关门!”


  ……


  “……皇上,奴才不是故意的,奴才光顾得看皇上的手,皇上的手太好看了,奴才没听见您说什么呀。皇上鸟生鱼汤,好疼,不要咬我,皇上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