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daze

【鸣佐】相爱十年(1)

Its Me:

我想写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最后写成了一个家庭伦理故事。为了浪漫只好分两节了,我努力在第二节把它给浪漫了。


除了鸣佐外,副CP卡带有。


一个宇智波家的go gay故事。


1.


鸣人在宇智波大宅的大门外嚷着要见佐助,并扬言要佐助和自己一起go gay,听到风声的宇智波斑气得在花园边上骂人,宇智波带土装出一派贤孙孝子的模样在一旁好言好语地宽慰老人。


 


给鸣人开门的是鼬,脸上表情依旧很镇定,邀请鸣人先进屋坐下,然后对着二楼叫了自家弟弟的名字,说佐助,朋友来了。鼬开口效果很好,不一会佐助就跻着拖鞋啪嗒啪嗒下了楼,但一看就是挺没劲头的模样,穿着雪白的T恤和到脚踝的九分裤,T恤正中央画着一只没睡醒的猫。


 


鼬不动声色地说去厨房泡茶,佐助坐在鸣人旁边的沙发上也不说话。鸣人尴尬得挠脑袋,鼓着腮帮子半晌“这个,那个…”支吾半天偷瞥一眼佐助的表情。佐助还是不说话,面无表情地翘着二郎腿,从左脚在上换到右脚在上。鸣人憋得两颊通红,把心一横就对佐助嚷嚷:佐助我们谈恋爱吧。


 


Go gay宣言惊天动地,也亏得宇智波家的帮佣没摔烂几个盘子。宇智波带土正哄着长辈往屋内走,突如其来的告白惊得他左眼皮一跳,暗叫不好。不出所料宇智波斑果然已带着冷笑大步上前,健步如飞令人深感长辈这帽子实在扣错了人。


 


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在宇智波家实在不是什么公理。宇智波斑军人出身,料理家族事务有如御下治军,一众小辈尚还年幼之时家中因冒犯严苛家法而被打断腿送去看骨科的大有人在。只是近年来斑年纪大了,小辈们翅膀也硬了,家中气氛不再那么紧张,一众宇智波也算其乐融融。


 


只是go gay这样的事,到底踩到了宇智波斑的雷区。瞧着斑的骇人气势,佐助站起身向前走了一步,一手将鸣人挡在身后。带土见状颇为忧郁地玩了一会打火机,琢磨着照这情景发展下去自己和卡卡西的事恐怕难逃被鞭尸的厄运。赶紧以二手烟危害他人为由摸了一包烟安静跑路,还极有战略思想的选择了一个远离客厅中心但能欢快看戏的好地方。啧,他45度仰望了一会天花板,喷云吐雾间模仿着自己男友露出了一个标准的死鱼眼,想象了一下斑接下来会说的话。


 


先是把声音放下来,压沉,带上教科书般的轻蔑与嘲笑:哪来的野小子。


 


然后加上威胁与若有若无的恐吓:宇智波不是你想攀就攀得起。


 


鼬沏好茶从端厨房出来,见到自家宝贝弟弟同长辈针尖对麦芒。


 


他叫漩涡鸣人。佐助一手将鸣人挡在身后,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漠严肃,只是秀气的下巴微微上扬,“我喜欢鸣人,”陈述得简洁明了,“鸣人也……”好像带了一丝不确定与犹豫,鸣人抢着补上,“我也喜欢佐助的说!”说罢附送一个咧到耳根的闪亮微笑,一把搂住佐助的脖子,“我说爷爷,你就成全我们吧。”还没说完就吃了佐助一个手肘子。


 


白痴,放开我。


 


不要嘛佐助。


 


你想气死斑?


 


两人相识多年,眉来眼去一番已完成脑波交流。斑面色愈沉,鼬望着弟弟张了张口,食指动了两下终是没说出话。只有一旁看戏的带土乐得不行,心想我这小侄儿果然有种,不枉费叔叔疼你这么多年。他抽完一根烟,把烟蒂摁在台子上的烟灰缸里转了转,良心发现地摆出一副正经脸便去给佐助和他家小情人助阵。


 


斑很生气,张嘴想来个除你宇智波籍,看着一旁的带土蔫坏蔫坏地走过来,更是怒从心来,劈头盖脸:不许说话,给我滚去门廊跪着。年纪轻轻不想着找个女人结婚生孩子尽想着搞gay,都是你这叔叔给他们树的好榜样!


 


带土想说我冤枉啊,但瞧着斑气极的模样愣是不敢开口。在小辈面前被罚跪丢分事小,这老爷子也是上岁数的人了,要是有个……正想着便有个从不瞧好歹的人义愤填膺地开口:爷爷你也太狭隘了吧我说,搞gay怎么了,gay也是有真爱的!我和佐助互相喜欢十年了,下个十年也不会变的我说,这辈子都不会变的我说!如果爷爷一定要拆散我们,佐助这辈子都找不到比我更喜欢他的人,佐助这辈子都……唔唔唔……


 


他被忍无可忍的宇智波佐助捂了嘴。告白一句比一句刺激,平日素来雪面冰皮的人也肉眼可见地红了脸。斑与带土还处在十年十年十年…的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一旁的鼬已楞在原地被女佣们关切地围了一个圆:鼬桑请振作一点!


 


漩涡鸣人还真是个爆料从来不打报告的人。小侄儿年方24,十年前也就是个14岁的中学生…宇智波带土一脸啧啧啧,重新收拾好表情的斑也拧起眉毛:真爱?真爱有什么用?真爱能创造GDP?真爱能发电?真爱能生孩子?说到生孩子就更气了,恨不得给姓宇智波的基佬一人一耳刮子。一个个不争气,不成体统,斑咬牙切齿,好好的名门望族宇智波,迟早绝后。


 


越想越气,抄起一个花瓶就往带土站的方向砸。带土风骚走位,轻松一躲堪堪避过袭击。上好的钧瓷哗啦碎了满地,一地的陶瓷渣子看得人触目惊心。鸣人这才有些怵了,一手攥紧佐助的袖子,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挺了挺胸要把佐助往身后护。


 


那个…爷爷啊…毕竟不像这群宇智波从小见惯大风大浪,看着那一地渣子声音难免抖抖:我,我记得佐助的研究生导师大蛇丸好像是研究同性生殖这一块的啊,如果您只是想抱重孙的话,那我和佐助,努力努力,努力努力…哈哈…


 


你给我闭嘴!佐助终于绷不住了,一个枕头当脸捂下去,企图在众长辈面前谋杀go gay对象。斑面色阴沉地看了半天,心想这玩的什么呢明撕暗秀,最后在“佐助我错了”,“真的要死人啦”的含混叫声中阴着脸扭头就走。带土见状趁机追去吹风:年轻人的事就让他们去吧,天要下雨助要嫁人,我们是拦不住的。


 


斑冷笑:你贤二有什么资格说话,当年卡卡西和你那点破账我还没算清,要再算算?


 


带土脸色一变:老东西,你又想耍什么阴谋诡计。


 


斑乐了:哟,不装了?你说你这样有意思没?我也不知道你看上三流小明星哪点,要脸没脸,要情商没情商,有事没事带个面罩,真烦!才来家那次连话都说不利索吧?我看还不如佐二这个。


 


谁三流小明星!说谁三流小明星!带土炸了,化身喷火龙,瞧着斑冷嘲热讽的眼神才回过劲:啧,老不死的,想激我,没门!他想了想,转变策略:成天推锅给我们小一辈,您老人家当年要是有个一儿半女,宇智波会到这个地步吗?见斑不说话,继续挖苦:您看看人家佐二,芳华正茂的好年纪,为了家族复兴大业就必须出卖爱情,您于心何忍啊?


 


宇智波带土,你真以为我弄不死那个叫卡卡西的?


 


您说说您,聊家常就聊家常,怎么总扯到死不死。


 


你再多说一句,我多弄死他一回。


 


连基本的科学逻辑都没了,带土心想还是别再招惹斑这老东西。于是一秒恢复孝子贤孙模式:好了好了,您老也别气了。佐二算是没指望了,这不他还有个哥哥吗。鼬这孩子从小就乖,靠谱,家族复兴的大业恐怕还得他来扛。


 


鼬……宇智波鼬。


 


带土与斑两人同时将目光投向了还被女仆们围在中间的宇智波鼬,这情形看起来,很异性恋,很健康,只是……斑的眼神有些复杂。


 


鼬这孩子,从小一头乌黑顺滑的黑发,站在一群黑长炸的宇智波中间怎样都显得与众不同。便是这个原因,斑自他幼时便存有一些心结,加之鼬不爱武装爱红妆,其他宇智波对军工商业感兴趣,鼬却偏偏喜欢哲学历史。这非典型的宇智波令斑百思不得其解,但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怕是已经没了选择的余地,若是能让宇智波的故事能流传下去,就算黑长炸的传说消失于江湖中又怎么样呢。


 


斑叹了口气走过去拍了拍还沉浸在“互相喜欢十年”中没有上线的鼬,语重心长:鼬,咱们宇智波可就指着你了。


 


大侄子,指着你了。带土紧随其后。


 


哥,指着你了。和鸣人在沙发上摸头摸小手旁若无人不忍直视的佐助翻身抬头,双眼亮晶晶地紧随其后。


 


鼬哥,指着你了。和佐助在沙发上搂肩搂胳膊伤风败俗不亦乐乎的鸣人撑住沙发抬头,笑嘻嘻地紧随其后。


 


啪。鼬上线了一秒,张望了一下四周。


 


啊,我还是下线吧。

评论

热度(115)

  1. Great⭐dazeIts M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