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daze

[玄桂]下棋

偶然撒糖:


  韦小宝忐忑的眯着眼睛,呼吸也慢了几分。


  建宁左手托着半边脸,闷着头点啊点,终于右手所执的“卒”掉了下去,她也趴在棋盘上。他一瞧,高高兴兴的站了起来,把棋盘一推,拿起帽儿道:“小贱人老实睡罢,你爷爷我不陪你玩啦。”


  耗了这许久夜已深沉。他转身出了宁寿宫便要回尚膳监。才走了一段路,温有方小碎步的跑过来焦灼唤道:“桂公公,皇上都找了您好几遍啦,快跟奴才去乾清宫!”


  找了他去做什么?难不成这时候还能活动拳脚不成?


  韦小宝愣了愣,唇角上翘露出自然的笑脸来:“皇上是要找我打架么。”


  温有方呆了呆,张手扯他胳膊:“这个奴才可不知道,你快来!”


  到了乾清宫,却是把他引入了东暖阁。


  康熙正坐在灯下摆棋,听到身畔传来熟悉的呼吸声,转头一瞧,便笑道:“你来啦。”


  他这一瞥眸光明媚,鲜艳至极。韦小宝怔了怔,有些不好意思抓起了头发:“皇上,您该不会也是来找奴才下棋的吧?”


  “怎么,陪建宁就使得,到我这儿就不愿意了?”康熙微微的抿唇,双眸起了一层水汽。偏偏盯着他不放。


  韦小宝突然觉得要被溺死了,心头一慌:“没有没有。只是公主冤枉奴才,总是说奴才放水故意让她,还打了奴才板子呢。”


  康熙闻言顿时拧住了眉尖,往他腰后一扫。


  韦小宝忙道:“行刑的人是多隆大哥的朋友,奴才没真的吃亏。”


  哦。康熙于是拍他一掌,吩咐过来看看这局新棋如何。


  韦小宝一瞧黑白两子,心下稍定:“这个奴才知道,只不过,皇上为什么不跟奴才下象棋。”


  康熙含嗔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韦小宝却立刻明白过来:“是是是,象棋有什么意思,还是这围棋好。”


  康熙这才缓了口气:“你会下吗。”


  围棋看起来简单,却是步步为营,半点错不得的。


  如何下法,韦小宝在丽春院时也见过,自然知道,只是当着康熙的面却是不敢卖弄,便点头笑道:“奴才不太懂,还请皇上指点。”


  旧棋须得清空。康熙动手,韦小宝便去他对面帮忙撤了个干净。


  此后分黑白落座,康熙执了白子,先笑道:“看好了。”


  他悠闲的说着布棋的规矩。


  那象牙色水葱般的指尖在韦小宝眼前晃动,韦小宝只觉呼吸一紧,就再也看不了别的了。


  他抿了抿唇,目光变得热切而焦灼,紧紧相随。


  口中嗯呜几声,就当是应了康熙的教诲。


  至于表情怎么古怪,却是顾不得了。


  康熙此刻歪头一瞧,停了下来:“你……饿了?”韦小宝这咬唇又咽口水,咬牙切齿急不可待的样子,怎么看也都像是饿得狠了。


  他叹气,拿起桌边的桂花糕,开了盒儿给他。心想建宁也真是胡闹,宁寿宫那么大,连口点心都舍不得。


  韦小宝突然惊醒,莫名其妙,待想明白,双膝一弯,跪下来唇角上翘:“小玄子鸟生鱼汤,盖世无双,建宁公主算得了什么,我眼里只有小玄子。”


  他想说康熙比建宁白得多也漂亮得多,只这双手也把他眼睛占得满满的。可若真的实话实说,怕是康熙定要翻脸罚他板子,只好嘿嘿笑了几声,在心里美一美。


  康熙早习惯他这般口舌,扫他一眼,也有些喜悦:“罢了,你起来吧,教刚才的说法落子与我瞧瞧。可仔细些,若是故意乱来输了我,朕定要狠狠罚你。”


  这可不妙了。


  刚才的话韦小宝可是一句也没有听进去。眼见康熙快要变了脸色,他也只好抓起一把黑棋,往棋盘上看去。


  倒不是正常的布局,只是摆了不同形状的白子引他来围。


  原也不为输赢,只看他懂了没有。


  康熙盯着看了一会儿,见他不敢动手,便侧过了脸去,听着落子清脆迭迭也十分满意,


  转回头却是愣住了。


  这是什么?


  不仅白子的位置有了变动,那黑子竟也不是样子。


  看着滑稽可笑。


  康熙眯起眼睛,却是瞧清楚了,他的白子接连成片,居然成了蜜蜂,那黑子却围成了花儿,与它靠在一处。


  韦小宝不过动了几下手指,就有这样的心思。


  他冷笑,脸上一片薄怒,朝着他狠瞪了过去。


  小宝这时偏笑着连连点头:“皇上天纵英才,下棋自然不同凡响。只是凡事讲究随机应变,奴才瞧着那白子像是蜜蜂,想着只有这般才能困住它,便自作主张。蜜蜂采蜜自然离不开花儿,奴才这可算是赢了?”


  康熙盯着他,只感到一片热浪在眼中升腾,化作了火苗。既是如此,他便也不再多说,只哼了一声:“滚起来吧。”


  呵呵,采蜜!他会让他知道刚才说错了什么!


  韦小宝突然感到面上一烫,心觉要糟,起身便要往外走,却听得耳边冷喝又传来:“关门!”


  ……


  “……皇上,奴才不是故意的,奴才光顾得看皇上的手,皇上的手太好看了,奴才没听见您说什么呀。皇上鸟生鱼汤,好疼,不要咬我,皇上饶命!”

评论

热度(26)

  1. Great⭐daze偶然撒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