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daze

贡品 04

奇奇:

04


贡品入住领主卧室数日未出引得罗杰斯府邸上下流言四起。即便是皇室出身也仍旧不过一介贡品,有什么资格把领主的卧室当成自己的寝室。


厨房里的帮佣,照顾主人起居的仆从,甚至马厩里的马夫都感觉到府中的异样。日常作息如太阳轨迹一般固定的罗杰斯领主竟然闭门不出,其间几次摇铃只是吩咐仆从送些水果和食物。房间里那浓郁的交媾气息让递送餐盘的女孩红着脸跑出去老远。


三日后,罗杰斯领主神清气爽的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手中攥着传言中的皇族贡品,脸上带着从未有过的明朗微笑向众人吩咐,“他是皇子。在布勒斯是。在这里也是。按皇子的礼遇招待他。”


安排给巴基的贴身侍女莉莉安私下偷偷向管家萨姆抱怨,“贡品又不是客友。如果按客友礼节招待,那他怎么也不该住在领主卧室呀。”


萨姆把食指压在嘴唇上做出噤声的样子,“不要妄议领主私事。”


“你做的是不是有点过,小史蒂夫?”巴基一边帮史蒂夫宽衣一边随口说道。
“哪一点?”
“就算我顶着冒牌皇子的身份,毕竟已经被献为贡品,你知道贡品是什么。说好听点是王上的妾妃,难听点就是玩物。”巴基低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你这么做太招摇了。你的家仆每个人都低眉垂眼的叫我殿下,心里还不知道怎么想我。”
“狐狸精。”史蒂夫一字一顿的说,似乎这三个字眼十分有趣。
“什么!?”
“我无意中听一个小姑娘说的。”
“上帝~”巴基停下手中的动作捂住了脸。太好了,他清清白白一个发过三愿的黑袍修士不过几天功夫就成了传说中魅惑主上的狐狸精。
“我不在意。”史蒂夫拱了拱巴基的脸。
“我在意。”巴基没好气的躺下,史蒂夫的手跟着摸索过来,巴基一面任他为所欲为一面慨叹自己的形象,对史蒂夫的热情回应的有些敷衍。
“腿张开点。”史蒂夫不满道,巴基顺从的把腿向两边分得更开。
史蒂夫蓄势待发的顶住入口,“巴克,我进去了。”话音刚落,便一捅到底。巴基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这个混小子。
第二天前来整理床铺的换了年纪较大的仆役,面容肃然,将凌乱的被褥毫无芥蒂的卷进木桶重新铺上干净暖和的新被褥,巴基敬佩的看着她们不自觉得羞红了脸。


时间一天天过去,罗杰斯领主对布勒斯皇子的宠爱丝毫未减,不但亲奉餐具,连阅读公文也要将那皇子抱在膝头,府上的仆役慢慢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再加上巴基天性宽厚,待人和气,府里的一些仆役已然将他当成领主夫人看待。凡是涉及罗杰斯领主个人的用品,他们私下里都会询问他的意见,哪怕最后的成品不是那么令领主满意只要说这是皇子的主意,领主便立即改口称好。


风和日丽的一天,巴基想外出走走却见他的贴身侍女急匆匆的跑来向他通报,领主的朋友莎伦小姐来访。


“她是内务大臣卡特女爵的妹妹。”莉莉安小心选择着措辞,“卡特女爵是领主的朋友,莎伦小姐每次去王都看望女爵都会顺道来看望领主。”


“每次?”巴基扬起一根眉毛。还真是不辞辛苦的顺道。


“是的,殿下。”


“知道了,请她在花厅等侯。”他打开橱柜,拂过一排排挂好的衣物,上战场必须选最顺手的兵器。


“有失远迎,莎伦小姐,抱歉史蒂夫有事出去了,”巴基吩咐仆人端上茶水和点心,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请稍事休息,他很快就会回来。”


莎伦打量着对面这个俨然把罗杰斯府邸当成自家地盘的人,传言不虚,布勒斯皇子眉眼精致,漂亮的惊人,可那又如何,她露出大家闺秀的得体笑容,“没关系。不着急。”她有的是时间。


两人不咸不淡的寒暄了一阵。各自面上撑着假惺惺的笑容心里小算盘打的飞快。


“莎伦小姐是卡特女爵的妹妹?”巴基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没错。”


“卡特女爵才貌双全让人敬佩。”巴基笑着抿了一口茶水,“我想去王都拜访她,可惜史蒂夫哪里也不准我去。”


“是啊,姐姐巾帼不让须眉是我的榜样,不过说起王都,真是可惜,殿下差点就成了王上的妾妃,”莎伦轻笑了一声,“也不知道史蒂夫怎么想的,让你现在这么妻不妻妾不妾的落人话柄。”


杀招在这。巴基暗暗咬牙。


“噢,抱歉,”莎伦强自压下那份胜利的得意劲,“触到你伤心地了。”


“不必介怀,莎伦小姐,”巴基眼里泛着水光,一脸心碎的表情,沉默了好一会儿哽咽道,“他心里有人,我想作为他的朋友,你想必比我清楚。”说完,他小声抽泣了一下。眼周泛起一圈暧昧的桃色。


莎伦楞了一下,是啊,她内心苦笑道,刚刚那一点胜利的喜悦被冲的一干二净,史蒂夫心里有人,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么多年,无论他去哪里,那个香囊从不离身,她在等,等他忘记那个人,或者就算他一直想着那个虚无缥缈的幻象愿意接受她也是好的,可他偏不,固执的像头拉不回来的蛮牛,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的满天下找,前几年碰上一个据说灵验到神都畏惧的占卜师告诉他那个人尚在人间更坚定了他要找到那个人的决心。
是啊,她怎么会忘记这个。有那个人在,史蒂夫再迷恋这个布勒斯小皇子也不会和他结婚。


同是天涯伤心人。


“抱歉。”她低声道。


这一次巴基从莎伦的语气中听出了真诚的歉意。可真把这姑娘惹惆怅了巴基那柔软的小心脏又有些受不了。毕竟,这姑娘只是爱史蒂夫。


“嘿,你们在聊什么?”史蒂夫带着一身阳光的气息走进花厅。一边把佩剑,外套递给随从,一边走到巴基身边俯下身快速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好久不见,莎伦妹妹,最近还好吗?”


莎伦呆呆的看着眼前那一幕,心尖被狠狠刺了一下,这不可能是她认识的史蒂夫罗杰斯,那个稳重,深沉,只偶尔嘴角噙着一丝微笑的史蒂夫不可能跳脱的像个十几岁的少年,更不可能当着别人的面这么随意的和另一个人亲吻。史蒂夫亲那个皇子自然的像吃饭喝水呼吸空气。


“我….挺好的。”她得不到的,他得到了。


“那就好,帮我向佩姬问好。”史蒂夫只看了她一眼便转头去看巴基,留意到巴基红红的眼圈,他顿时紧张起来,双手扶住巴基的肩膀,“怎么了,巴…宝贝。谁欺负你了?”上帝,为了不在外人面前露馅他只能硬生生的改口。不是说宝贝不够动听而是他喜欢叫巴基的名字。


宝贝?这称呼把莎伦吓了一跳。曾几何时史蒂夫罗杰斯也会这般哄人了。


“莎伦,你们在聊什么?巴基为什么会哭?”史蒂夫眉间的褶皱纠成川字,语气倍含责备。


“我…”莎伦一时语塞。


“我们只是闲聊,没什么,史蒂夫。”巴基吸了吸鼻子,挤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


莎伦不敢直视史蒂夫此刻投来的视线,尽管眼前人不是史蒂夫心中的那一个,方才史蒂夫那一番举动也足以显示那人在史蒂夫心中的地位。她苦心经营的和史蒂夫之间的那点联系怕是被那贡品的几滴眼泪冲的尸骨无存了。


史蒂夫深吸了三口气,忍住没有发作,“来人,给莎伦小姐准备房间,你今天赶路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巴基被史蒂夫搂在怀里勒得动弹不得,这小子力气怎么这么大。


莎伦走后,史蒂夫柔声问道,“到底怎么了?”


“真没什么,我逗你们玩呢。”巴基才不想告诉甜蜜的呆头鹅史蒂夫莎伦暗恋他。史蒂夫不知情,他百分百肯定。
巴基自认不是吝啬之人。但是想要史蒂夫,很抱歉,即使挥着刀剑明抢他也不会拱手相让。


“领主,”一个不过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怯生生的在前厅叫住史蒂夫,“我想我知道殿下为什么伤心。”
这女孩是帮佣的孩子,罗杰斯为使府中仆役免受分离之苦,只要他们自己愿意,他允许仆役们带着家属住在这里。小姑娘正是好奇的年纪,喜欢在府里乱溜达,除了领主的书房和卧室禁止入内外,其他地方管家萨姆多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说说看。”史蒂夫驻足道,声音尽可能轻柔,避免吓到这孩子。
“是莎伦小姐,莎伦小姐她…”女孩有些紧张,吞吞吐吐的搓着手,“她说殿下妻不妻妾不妾的遭人耻笑。”
“你确定?”史蒂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轻慢的话居然出自莎伦之口。
“我…”那女孩重重点了点头,“我确定。”



“明天我们就结婚。”史蒂夫沉着脸,语气严肃的可怕。
“你在胡说什么?”
“明天、我们、结婚。”
“你跟谁结婚?布勒斯皇子还是巴基?”
“随便,只要是你,改名叫驴粪蛋我也不介意。”
“上帝…”巴基捂住脸,“我以为之前我们就这个问题达成一致了。”
“那是之前,我无法忍受有人当着你的面用你的身份刺激你还惹你哭。”
“什么?”巴基嘴眼张大,“谁告诉你我是因为这种无聊事哭的。”
“那不重要。你告诉我莎伦是不是说了那些不得体的话?”
“她是大家闺秀,受过贵族教育,对我有点意见也没什么。”
“你都哭了。”
“说了不是因为这个哭。”
“那为什么哭?”
上帝,巴基悔不当初,他要知道几滴眼泪会招来这么大麻烦宁愿被莎伦多奚落几句。万般无奈之下他解开腰带,露出白皙如牛奶的皮肤,“小蜜糖,你要么继续问我这个无聊的问题,要么过来操我,提示,如果你继续提问,我今晚就去睡书房。”


二个时辰后,巴基慵懒的把脸埋在史蒂夫身上,史蒂夫动了动胳膊,舒适的抱着他,轻轻在他耳边再次问道,“你什么时候嫁给我?”
巴基装作没听见把脑袋扎进了枕头下面。

评论

热度(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