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daze

【承仗】夏日炎炎

飛嘯:



一個默默窺視睡著仗助的承,太多三部,梗歸於鯨向海的〈我喜歡看你睡覺〉。(寫到後面不知道在幹嘛,真正該去睡的人是我)


以下正文








起初不是那麼滿懷愛意的。




只不過是那次東方仗助敲響324房的門,要做例行的近況彙報時,他放不開手邊的資料,讓他在沙發上稍待片刻。而人一旦專心起來,時間的流速會被奇異的扭曲,等他總算離開書桌,高中生已經枕在扶手上睡著了。




像是沒有煩惱,像杜王町沒有潛藏的威脅,像可以夢見一整條銀河的星星一樣,全身的肌肉都因為睡眠而弛張,表情放鬆,甚至小小張著嘴,平時固若金湯的髮型也稍微散開,且與相處時雖算信任卻謹守長幼分際,相當疏遠的樣子不同,自在坦然地接受空條承太郎的接近。這樣的睡著了。




承太郎伸出手,又往上抬起,整了整帽子。


東方仗助會在臨近晚餐時醒來,擦擦口水,不好意思的趕回家吃晚餐,依然坐在書桌前的空條承太郎會要他有事明天再說。


起初只是這樣而已。


但凡用了這種句型,後頭都會有荒腔走版的發展。




比如說,依然拿捏著距離,但開始跟他說俏皮話的東方仗助。又比如說,他口中從純然屬於敬稱,日漸轉向親暱的「承太郎先生」。再比如,越來越放任高中生白天四處揮灑精力以後,在他的客房吹冷氣打盹的空條承太郎自己。


或是,一個裝作很忙的下午,就這樣在仗助睡著後一直盯著看到他醒來時,聽完報告要他回去時別落下東西,然後回書房整理論文,等到星輝遍灑時,安穩入眠。


安穩入眠。沒有稍縱即逝的睡意,沒有凌晨三點突然張開的眼睛,夢中沒有沙漠,沒有鐘塔,沒有吸血鬼或是金色的弓箭,只有夏天的椰子水,風中輕響的風鈴,泡泡向上飄去,一些四散的笑語。




荒腔走板的發展。




隔天東方仗助進門時沒有紅茶招待,論文告一段落的承太郎先生聽完回報點點頭就要離開,高中生連忙提起書包跟上,聽到承太郎先生要去用餐時愣了一下(這個時間是哪一餐呢),才急忙跟上說今天朋子不在,不如一起吃。


又往前走了幾公尺,承太郎說,我請客吧。


「那真是不好意思。」東方仗助的眼神瞬間明亮,儘管岸邊露伴會說這是見錢眼開,空條承太郎只是壓壓帽簷。




「我還以為承太郎先生在生氣。」用餐間的空檔,高中生說,不好意思的咧嘴,「最近老是在你那裡睡著,覺得太過散漫而生氣了嗎?這樣想著。」


沒這回事。成年人回答。


「大概是覺得有承太郎先生在特別安心,冷氣也好舒服,才輕易在沙發上睡著。」


喔。


空條承太郎的確心情不佳,當然不是關於仗助頻繁的午覺,而是十多年前一個頭殼壞去的野心家,奪取太多不屬於他的東西,留下太多問題和太少答案,撥亂一個十七歲少年的人生,讓他再也無法得到安心。




餐後仗助滿懷希望的問能不能帶電視遊樂器到324室玩,因為顯然那兒電視比他家裡的更好,承太郎要他先做完功課,儼然要代替人在娘家的東方朋子監督他完成。仗助滿口答應,回家抱了整台PlayStation到飯店。


這個世代的遊戲機即將開始擺脫卡帶,迎向光碟,承太郎在高中生架起機台時發現,並模模糊糊地感覺到一點感傷。他不是在家打遊戲的類型,對這類發展並不關注,但少年時也曾跟人對戰紅白機,如今他的青春歲月真正要跟著卡帶退出時光舞台了。


注意到他的視線,仗助問承太郎是不是想加入,「以防萬一,我事先帶了第二把遊戲搖桿。」


承太郎回絕他的邀請,轉而從書堆中拿起一本書。青少年對他的反應並不相當滿意,但遊戲開始後還是很快投入其中。是賽車遊戲。承太郎幾乎要笑出聲,遊戲畫面精緻而流暢,音樂也不像他年輕時那麼單調重複,但還是賽車遊戲。




末班車的時間到了,他沒有提,仗助也沒有問,等到年輕人終於眼皮打架、呵欠連連,他直接拿出一套盥洗用品要他睡沙發,東方仗助一點異議都沒有,像是睡了幾個禮拜已經跟沙發培養出感情那樣,接過牙刷毛巾就進了浴室,十多分鐘後穿著浴室裡掛的浴袍,散著剛吹乾的蓬鬆頭髮,倒在沙發椅上就睡著了。




空條承太郎也回到自己的房間,熄了燈但沒有關門,從他躺的位置憑月光可以看到一點東方仗助的輪廓。




所以他也睡著了。




评论

热度(50)

  1. Great⭐daze飛嘯 转载了此文字